木村拓哉女儿出道,自认最美是眼睛

166生活网   2019-01-23 20:02:23   【打印本页】   浏览:12556次

半空之上,一片明清,大泽之地所有的麒麟山怪,麒麟水妖全部若烂泥一半矗立,在失去大泽之心这能量精球的源泉之下纷纷身死,失去大泽之心生命源泉的大泽之景一片萧杀。“蜀山仙剑派到!”却也就在风尘客栈之内所有修真门派议论之中,就听一声传音传来。阿诚听到石暴说完话,两眼登即变得油光铮亮,神采奕奕,其爽快地答应一声后,就向着中转站内快速奔去。

“在下石暴,想必袁庄主早已向道友提起过了,何必明知故问?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石某时间不多,忙得很呢!”一想到此点,石暴的额头之上就是一阵青筋乱跳,冷汗直冒,嘴巴也开始不受控制地哆嗦了起来。

  中新社北京1月22日电 题为:愿将一生献宏谋DD送别于敏侧记

  作者 郭超凯

  晨风瑟瑟,松柏低垂。北京八宝山殡仪馆22日挂上了一副挽联:于家为国铸重器,宁静致远宏谋动天地;敏思笃行创伟业,科学求实精神炳千秋。

  短短三十二字,是中国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中国科学院院士于敏一生的真实写照。

资料图:于敏院士(右)为市民签名。中新社发 徐曦弋 摄
资料图:于敏院士(右)为市民签名。中新社发 徐曦弋 摄

  1月16日,于敏在北京病逝,享年93岁。22日上午9时许,距离于敏遗体送别会开始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外早早就排起了近百米的长队。人们胸别白纸花,从四面八方赶来送“氢弹之父”于敏最后一程。

  谈及曾经共事过的于老,88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核物理学家吕敏说道:“于先生是全心全意为国家奉献了一生。他是我们的老师,也像朋友。我们对他的人品和学问都非常佩服,尽管他讲话不多,但却让人印象深刻。”

  由于工作内容较为特殊,从1961年至1988年,有28年时间于敏的名字曾是绝密,就连妻子孙玉芹都说:“没想到老于是搞这么高级的秘密工作的。”

  如果不是被国家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荣获2014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或许很多人不会把于敏这个名字和中国氢弹研制联系起来。

  上世纪六十年代,著名核物理学家钱三强请于敏参加氢弹理论预先研究。在国防建设需求面前,于敏义无反顾地放弃了已经卓有成就的基础理论研究,全身心投入氢弹突破的大系统科学工程中,这一干就是40多年。

资料图:于敏(中),被授予北大“杰出校友奖”。中新社记者 孙自法 摄
资料图:于敏(中),被授予北大“杰出校友奖”。中新社记者 孙自法 摄

  当时全国仅有一台每秒万次的计算机,95%的时间用于算原子弹,剩下5%时间留给氢弹设计。为加快氢弹研制速度,1965年9月,于敏带领一批年轻人前往上海对加强型原子弹模型进行优化计算,同时探索突破氢弹的技术途径。

  在这一百多天的攻坚当中,于敏经常半跪在地上分析堆积如山的计算纸带,反复研究分析计算结果,并最终形成了从原理到结构基本完整的中国氢弹理论设计方案DD这就是中国核武器研究史上著名的“百日会战”。

  1967年6月17日,中国成功地空投爆炸了第一颗氢弹。从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到第一颗氢弹试验成功,美国用了7年零3个月,而中国仅仅用了2年零8个月。这其中,于敏功不可没。

  “忆昔峥嵘岁月稠,朋辈同心方案求,亲历新旧两时代,愿将一生献宏谋;身为一叶无轻重,众志成城镇贼酋,喜看中华振兴日,百家争鸣竞风流。”73岁那年,于敏以一首题为《抒怀》的诗总结了自己沉默而又不凡的一生。

  谦虚、平易近人是所有接触过于老的人对他的评价。“于先生没有大师的架子,他总是跟我们平等地讨论问题。对待后辈,他能在完整地听完我们的论述后再做分析,这一点即使是我们这些晚辈也很难做到。”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研究员张维岩回忆称,“所有接触过他的人,都对他的为人和学术功底深感佩服。”

  回忆起和于老共事的日子,吕敏动情说道:“那时他开会讲话,台下鸦雀无声,大家都安安静静地听他讲。一张小纸条上写下一份提纲,他可以讲半个小时,我们是真心服他。”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当日前来悼念的人群中也有不少年轻的面孔,有学子说道:“于老的逝世是国家巨大的损失,我们心里非常不舍,今后将继承先生的遗志,继续努力前行。”(完)

他们这一下撞击虽然没有发出惊天动地的山响,也没有爆发出璀璨的光芒,甚至连气劲之间特有的碰撞声也没有发出,就是像凡人一样,甚至有些像斗牛一样碰撞在一起,可是大个子却有些受不住了,这倒不是因为他的身体表层出现了某些伤势,而是因为他的灵魂又一次受到了巨大的震荡。没一会儿,就已经回到了一元宗的驻地。

  翻拍片的“翻身”之路:文本改写与文化融合

  DD从近期相继上映的国产片《来电狂响》和《“大”人物》说起 

  最近先后上映的国产片《来电狂响》与《“大”人物》,票房成绩都颇令人瞩目,影片质量也有一定的水准,这多少说明了这几年国产商业片领域的翻拍热潮,走到了一个新的拐点。

  翻拍作为商业电影项目的一种快捷、安全、便利的开发策略,近几年数量呈现不断上升的趋势。以前人们倾向于从本土原创力匮乏的角度来看待这一现象,然而从另一个层面上看,其实也说明国产商业类型片的生产规模在不断扩大,对于好的类型故事的需求量也增加了。

  为什么翻拍?

  这是最快捷、最方便的类型本土化创作方式

  考察世界电影史就会发现,翻拍是最快捷、方便的类型本土化创作方式,也是类型电影发展初期经常采用的一种简单直接的模仿方式。因为,一个高度戏剧性、结构严谨的类型化故事,保证了电影有一个精彩的故事。并且,原版故事经过观众检验,对于一个项目来说,在经济上具有较低的风险性。

  之所以有类型本土化这个概念,是因为类型是大众文化中最具生产力的一种创作模式,类型电影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传播最广的一种电影生产策略。但类型电影原是经典好莱坞时期大制片厂的产物,所以,其他国家的类型电影创作(无论原创或翻拍),就面临一个类型本土化的问题。

  类型本土化即类型移植,需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一是文化层面的因素DD不同文化语境下的观众是否能够接受并喜爱某种类型;二是经济层面的因素DD一个国家电影生产的资金与技术条件是否能够达到制作某一类型的需要。这也是为什么某些类型经常被翻拍,某些却鲜少被问津。

  这几年中国的翻拍电影,无不是选择大热的商业电影。比如 《来电狂响》的原版是2016年意大利的现象级电影《完美陌生人》,这部时间空间高度统一、戏剧冲突足够强烈、情节设置异常巧妙、人物关系复杂的电影,已经被近十个国家买下改编权,至今已经有西班牙版、墨西哥版、韩国版等。《“大”人物》的原版《老手》,不仅是2015年韩国电影票房冠军,还获得多项大奖提名。

  翻拍什么?

  文化上的亲缘性与相似性并不是最重要的条件

  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电影经常翻拍韩国电影,是因为同属于东亚文化圈,文化上有相通之处。其实,文化上的亲缘性与相似性,在翻拍这一商业电影生产策略中,绝不是最重要的条件。选择哪个国家、哪种类型的电影进行翻拍,基本上还是一种类型策略DD选择类型生产模式最成熟的。所以,国产翻拍电影最早经常以好莱坞电影为母本,近几年开始翻拍韩国热门电影,也与韩国类型电影工业的发展有关。

  相比美国、日本,韩国电影工业的发展晚了几十年,其早期并没有建立起类似美国西部片、日本武士片那样属于本国的类型片种。但是,韩国电影工业近二三十年飞速发展,用最快的速度建立起成熟的类型电影生产模式,从借鉴好莱坞及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类型电影经验开始,逐渐形成了一些成熟的韩国本土类型,如犯罪电影、爱情电影、战争电影、恐怖电影等。

  韩国电影工业发展的内在驱动力,就是从借鉴到独创的这一类型电影移植模式。这一模式下的作品往往更工整、更规范、更严谨,其经验也更容易被复制模仿。再加上韩国电影在类型本土化过程中,又根据东亚文化的独特性,对好莱坞传统类型进行了改良。因此,选择韩国类型电影翻拍,往往是更保险更安全的选择。

  近几年被翻拍的韩国电影,无一不是严格按照类型叙事规则创作的剧本,其戏剧冲突、人物关系、叙事结构、情节模式,都异常工整严谨,每一处都精心设计,确保情感效果能够达成。比如被翻拍成《“大”人物》的《老手》,就有着强烈的戏剧冲突、贯穿始终的悬念,以及充满张力的人物关系。

  而《来电狂响》的原版《完美陌生人》,虽然不能被归为某种传统类型,但比较接近密室电影,在高度统一的时间、封闭单一的地点,建构一触即发的戏剧冲突,完全通过人物关系与人物对话来推动故事。与之相似的还有《十二公民》,翻拍自好莱坞经典法庭电影《十二怒汉》,但似乎更适合放在密室电影的脉络中看。

  国产翻拍电影通常选择犯罪、爱情、惊悚、喜剧这几种类型的作品,从电影产业发达的几个国家(美国、法国、日本、韩国等)的类型生产状况来看,恰恰也是这几种类型被生产得较多,说明这几种类型受众更广、更适合跨文化传播、也更容易被移植到其他国家的电影产业环境与文化传播语境中。

  另一些类型由于文化差异、观影习惯、经济技术的现状等,很难被移植,比如科幻类型,出于技术上的原因,除了好莱坞,在其他国家比较少。当然,这种情况也并非一成不变,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有一些类型可能逐渐被接受并且传播。总体而言,戏剧冲突强烈的强情节电影,更容易被翻拍。

  如何翻拍?

  在细节上下功夫,消除文化与社会差异带来的陌生感与异质性

  然而,一种特定的类型被移植(翻拍)到其他国家,需要在保留原作故事的基础上,根据这一国家的经济发展状况、社会现实、文化语境、观众欣赏习惯等,对其进行某种本土化的改写,特别是要在很多细节上下功夫,才能让观众认同一个外来的故事,使其更容易获得广泛的传播。

  比如根据文化差异与价值观差异,重新设置人物形象与人物性格,构思人物关系。《来电狂响》在保留了原作戏剧冲突的同时,呈现了中国式亲密关系的几种典型,以此表现中国人的婚姻观与两性观,与原作的夫妻关系完全不一样。比如貌合神离、明明已经离婚却在众人面前伪装和睦的夫妻。比如丈夫工作妻子当家庭主妇的典型中国式家庭,缺乏基本的沟通交流,也因为经济状况形成夫妻的不平等地位。第三对是软饭男与白富美,则代表基于经济考量而结合的一类群体。由马丽饰演的女强人笑笑身上,则纳入了大龄单身、职场性骚扰等社会话题。

  由此,通过某个晚上的一次聚会,勾勒出了一幅当代社会的众生相,比如外卖小哥、直播女郎、深夜加班的白领等,都是把最有代表性的当代生活融入了故事。除了爆发出来的戏剧冲突,还暗含了一些更深层的问题,比如婆媳关系、亲子关系、女性的社会角色、夫妻关系中的暗面等,揭示出更广阔的社会现实。

  还有一些翻拍片,则对时空背景、地理环境、生活细节等,也进行了相应的改编。比如《奇怪的她》中女主变年轻之后是去韩国普遍的桑拿房,《重返二十岁》中则变成了打麻将场面与热闹的广场舞,符合中国观众熟悉的当代社会环境。

  由此可见,翻拍看似简单,实则要在很多细节上下足功夫,才能解决文化差异与社会现实差异带来的陌生感与异质性。虽然原版电影往往有一个异常精彩的故事主线,但当文本语境转换为观众所熟悉的中国社会现实时,就必须让这个外来的故事,变得像是从我们当下的社会现实中生长出来的故事,让观众觉得可信、真实、亲切。只有观众觉得这个故事在中国是可能发生的,才能获得一个好的观感,这也是前几年很多翻拍片失败的原因。翻拍是对类型叙事规则的一种学习、借鉴,是对讲故事技巧的一种磨练,但翻拍中如何处理类型的本土化,如何解决文化差异,更是创作者们应该重视的,因为,当类型创作从翻拍借鉴转化为原创后,依然要处理好社会现实与当代文化在类型故事中的呈现,这是类型移植与本土化改造无法绕开的一个难题。

  (作者为电影学博士、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助理研究员)

这时候一元宗的众人都是一种喜忧参半的感觉,喜的是无名的表现实在是太凶悍了,这完全不像是一个真道一重的高手,真道二重的天才居然被他一踏之下直接被轰飞了。黑棺急剧抖动,最后留给姜遇的那具黑棺缓缓升腾,棺盖自地面浮起,向着棺身飘去,它停留的时间已到,将要离开这里,重返彼岸了。“神龙摆尾!”无名使出神龙摆尾。

本文链接:http://is-baron.com/2019-01-09/84829.html


[责任编辑: 秦铭娟]